火牛头条网-关注全球最新菠菜资讯,发布菠菜技巧经验助您博天下.

菲律宾反洗钱委员会追查丑闻关联企业 AUB开始自查银行客户账户

admin

菲律宾反洗钱委员会追查丑闻关联企业 AUB开始自查银行客户账户

 

菲律宾反洗钱机构周二表示,将对遭受丑闻打击而申请破产的德国支付公司Wirecard进行“迅速而彻底”的调查,并已草拟了一份菲律宾与该丑闻有关人员和实体的初步追查清单。

 

Wirecard上周倒闭,并承认其现金中的20亿欧元可能不存在,这一切是在会计师事务所安永(EY)拒绝在其2019年的年检审计报告上签字后,导致事件败露,进而导致Wirecard公司因丑闻爆发而申请破产。

 

经过半个月的事件发酵,现在有明显迹象表明,这是一场涉及世界各地的多方精心策划的欺诈行为。

 

在这家德国数字支付企业声称委托菲律宾律师作为其委托人,将这20亿欧元的资产存在两家菲律宾银行之后,菲律宾这个东南亚国家深陷这一震惊世界的财经丑闻。

 

菲律宾反洗钱委员会(AMLC)执行董事梅尔·乔治·赛拉(Mel Georgie Racela)表示,目前进入反洗钱委员会的调查名单关联企业包括——三家本地支付公司-Centurion Online Payment International,PayEasy Solutions和ConePay International。

 

梅尔同时还表示不排除名单上增加怀疑对象:“随着我们继续监视事态发展并进行进一步挖掘,我们也许能够确定更多的实体和个人。”

 

据菲律宾媒体报道,这三家公司都是Wirecard在世界范围内合作伙伴。

 

目前,媒体尚无法确定这三家支付公司与Wirecard的关系。


PayEasy没有立即回复电子邮件,并且其电话号码已无法接听。


Centurion的电话号码已停用。


至于ConePay,无法联系其企业进行评论,其网站上也没有联系方式,也没有向公司监管机构提交的年度文件。

 

作为WIRECARD在菲律宾的分公司,Wirecard Philippines没有回应媒体的采访请求。

 

菲律宾央行行长本杰明·迪奥克诺(Benjamin Diokno)担任菲律宾反洗钱委员会负责人,他拒绝透露调查对象可能还会涉及谁。

 

菲律宾央行表示,Wirecard的资金尚未进入菲律宾金融体系。


而陷入丑闻的两家银行——BPI和BDO也相继发布官方声明,WIRECARD并非这两家银行的客户,该公司向外界展示的存款证明是经过伪造的,为了安全起见,对于经手操作的内部员工,已经进行预防性停职处理,让其配合反洗钱委员会接受调查。

 

Wirecard首席执行官上周在德国被捕,已被保释。德国媒体报道说,德国检察官还将寻求逮捕前首席运营官扬·马尔萨莱克。

 

菲律宾司法部长格瓦拉(Menardo Guevarra)本周表示,前首席运营官扬·马尔萨莱克可能仍在菲律宾,目前司法部已指示移民局和国调局抽调精干特工,寻找该嫌疑人的下落。

 

此外,因为Wirecard丑闻的发酵,导致菲律宾银行业饱受指摘,为了防范相关风险,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根据菲律宾中央银行的相关预警信息,目前据坊间消息,菲律宾主要银行之一——亚洲联合银行(AUB)已着手审查个人帐户,以评估在冠状病毒大流行期间客户的需求,以及开户的客户账户的风险评估,并确保银行的稳定性。

 

AUB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亚伯拉罕·T·科(Abraham T. .Co)在本周二的年度视频股东大会上说:“我们有义务为客户提供帮助,但与此同时,我们也有义务确保存款人的安全和我们银行的财务稳定性。”

 

他补充说:“因此,我们将逐一审查所有帐户,以确保解决所有问题,并为我们的客户提供适当的帮助。”

 

澳联银行行长曼努埃尔·戈麦斯(Manuel A. Gomez)表示,该银行正在为大流行的经济影响做准备,这可能会影响其资产质量。

 

他说:“为此做好准备意味着要通过保持健康的资产负债表,保持流动性,优先处理和主动管理金融和非金融资源的部署以有效管理市场和信贷风险来渡过当前的危机,”他说。

 

戈麦斯说,在实行社会隔离措施的情况下,该银行将继续提高其技术水平,以提供持续的服务。

 

他说:“在这些非接触式时代,我们不能过分强调加强IT(信息技术)合作以克服流行病带来的限制的必要性。”

 

他补充说,AUB银行将继续扩大其在“活跃商业领域”的投资业务,并将专注于保持其银行存款账户的信誉。

 

目前,AUB银行的账户审查只是开始,相信随着丑闻的继续发酵,会有越来越多的主流银行加入对自己客户账户的自查行列,同时银行在收紧银行开户的资质审查工作,对于开户的客户来说,难度会越来越高,但从菲律宾银行业的长远发展来看,此举又是势在必行。